当前位置:西安正斌超市有限公司娱乐管罄
管罄
2022-11-24

管罄个人资料

管罄(1987年11月1日-),台湾女歌手,地下乐团THE FEVER CATS的主唱。十五岁时参加选秀节目偶像大胜战,获得亚军,有发行单曲和合辑。是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学生。2010年1月3日于中视节目《金曲超级星》中,艺人海选晋级;3月7日败部复活重回《金曲超级星》,获第一届《金曲超级星》第四名。2014年发布个人专辑《事后烟》。

管罄人物经历

管罄在15岁还是国中生时参加选秀节目「偶像大胜战」,自六千多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获得亚军;2010年参加中视第一届《金曲超级星》节目打入决赛名列第四,陈子鸿老师认为"她是音乐界的大黑马",精彩的表现令人侧目。

除了在电视选秀比赛节目里的歌手身分,毕业于北艺大戏剧系导演组的管罄,曾自组乐团「The Fever Cat」担任主唱,并且在「美丽的错误」、「东区卡门」、「肤色的时光」、「摇滚芭比」等多出音乐舞台剧中演出。

从选秀歌手到音乐剧演员,管罄从未停止追求音乐梦想。在自组乐团期间,管罄也开始词曲创作,她在一本又一本的笔记本里,写下属于自己的华丽与荒芜,配上音符旋律,渐渐累积个人作品。2013年,管罄即将发行首张个人专辑。

管罄创作历程

2013年3月,管罄首次公开与大家分享自己的创作单曲《我是白色的》,不是她在表演场合常唱的摇滚曲风,而是一首很简单、只有11句歌词的歌曲。这首歌的背后,也记录了一段真挚的友情,管罄表示,创作这首歌的那阵子,是她人生中的低潮期。当时她生活中诸事不顺,事业与感情都没着落,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但还是每天强颜欢笑,在朋友面前装坚强,好朋友看在眼里对她很是心疼。有一天早上,管罄忽然接到好友的电话,好友说:"昨晚睡前我为你祷告,后来我梦到你,你在一片黑暗中闪耀着光芒,我觉得是神要我告诉你,你是白色的。"因而写下《我是白色的》这首歌。

主要作品

2014年发行专辑《事后烟》,曾上《大学生了没》宣传,其中同名主打歌《事后烟》MV为女女之间的感情,歌词直白大胆。

事后烟 - 管罄

看着电视机的杂乱画面

脑中想的是你分离的脸

再来一遍 再多一点

想你让我食不下咽

坐在床边 在点起一根烟

床垫残留你汗水的气味

有多想 抱着你入眠

瞳孔里面只能存在你的双眼

舌尖上面只能尝到你的口水

你的体味 你的发香

你的陶醉 你的指尖

全都拥有我的迷恋

身体里面只能接受你的抚慰

皮肤上面只能融合你的汗水

你的身体 你的灵魂

我要他们全部在我里面

看着电视机的杂乱画面

脑中想的是你分离的脸

再来一遍 再多一点

想你让我食不下咽

坐在床边 在点起一根烟

床垫残留你汗水的气味

有多想 抱着你入眠

瞳孔里面只能存在你的双眼

舌尖上面只能尝到你的口水

你的体味 你的发香

你的陶醉 你的指尖

全都拥有我的迷恋

身体里面只能接受你的抚慰

皮肤上面只能融合你的汗水

你的身体 你的灵魂

我要他们全部在我里面

瞳孔里面只能存在你的双眼

舌尖上面只能尝到你的口水

你的体味 你的发香

你的陶醉 你的指尖

全都拥有我的迷恋

身体里面只能接受你的抚慰

皮肤上面只能融合你的汗水

你的身体 你的灵魂

我要他们全部在我里面

你的身体 你的灵魂

我要他们全部在我里面

空气开始沉闷 烦闷四处翻滚

对白无需产生 我想你不是人

愉悦开始消沉 无奈四处衍生

欲望迅速降温 你不过是畜牲

反正所有的过程都不能看个完整

我又何必牢记你根本可以选择

不可能去爱 不可能坦白

礼貌性的谎言也已经说不出来

不应该去爱 不应该坦白

用嘴巴说出的爱没人说可以信赖

尝试著去爱 尝试著坦白

梦幻的筑出期待然后受一些伤害

随便的去爱 没理由的坦白

畜牲和人的差别我已经分不出来

愉悦开始消沉 无奈四处衍生

欲望迅速降温 你不过是畜牲

反正所有的过程都不能看个完整

我又何必牢记你根本可以选择

不可能去爱 不可能坦白

礼貌性的谎言也已经说不出来

不应该去爱 不应该坦白

用嘴巴说出的爱没人说可以信赖

尝试著去爱 尝试著坦白

梦幻的筑出期待然后受一些伤害

随便的去爱 没理由的坦白

畜牲和人的差别我已经分不出来

不可能去爱 不可能坦白

礼貌性的谎言也已经说不出来

不应该去爱 不应该坦白

用嘴巴说出的爱没人说可以信赖

尝试著去爱 尝试著坦白

梦幻的筑出期待然后受一些伤害

随便的去爱 没理由的坦白

畜牲和人的差别我已经分不出来

我讨厌照顾我自己-管罄

说是要独立

说是要坚强

说是要享受孤独

在寂寞中徜徉

说是要自由

说是要狂妄

说是要启动防护

不允许再受伤

孤单始终是孤单

寂寞也还是寂寞

不会因为分享而变多

也没有因为独占而更容易忍受

我可以自己开车自己旅行

但我讨厌照顾我自己

如果我开始崩坏

will you fix me

我可以自己吃饭自己看电影

但我讨厌照顾我自己

只是自己犯的神经病

只有自己有药医

如果现在说我需要你

would you be kind to me

说是要自由

说是要狂妄

说是要启动防护

不允许再受伤

孤单始终是孤单

寂寞也还是寂寞

不会因为分享而变多

也没有因为独占而更容易忍受

我可以自己开车自己旅行

但我讨厌照顾我自己

如果我开始崩坏

will you fix me

我可以自己吃饭自己看电影

但我讨厌照顾我自己

只是自己犯的神经病

只有自己有药医

如果现在说我需要你

would you be kind to me

我可以自己开车自己旅行

但我讨厌照顾我自己

如果我开始崩坏

will you fix me

我可以自己吃饭自己看电影

但我讨厌照顾我自己

只是自己犯的神经病

只有自己有药医

如果现在说我需要你

would you be kind to me

你带着伤

往我这里逃亡

走在安静的小巷

你说你有多么勉强

处在这世事无常

你带着伤

想往别处逃亡

走在喧闹的路上

聚集所有人的勉强

告别这世态炎凉

我们安静的张扬

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沮丧

被谎言阻挡

为自己的无力感到悲伤

没有人可以指望

于是我们安静的张扬

你用你的我用我的倔强

我不害怕

不为自己的渺小感到悲伤

寻一片能喘息的地方

你带着伤

往我这里逃亡

走在安静的小巷

你说你有多么勉强

处在这世事无常

你带着伤

想往别处逃亡

走在喧闹的路上

聚集所有人的勉强

告别这世态炎凉

我们安静的张扬

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沮丧

被谎言阻挡

为自己的无力感到悲伤

没有人可以指望

于是我们安静的张扬

你用你的我用我的倔强

我不害怕

不为自己的渺小感到悲伤

寻一片能喘息的地方

我们安静的张扬

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沮丧

被谎言阻挡

为自己的无力感到悲伤

没有人可以指望

于是我们安静的张扬

你用你的我用我的倔强

我不害怕

不为自己的渺小感到悲伤

寻一片能喘息的地方

既不想结束

也不想继续

即使你现在能喊出我的名字

这场无谓的争执

适可而止

我还有一丝存活意志

我厌恶所有的天使

选择在地狱生长

怎么会害怕死

手指一旦碰上了刺

鲜血就没办法抑止

像张白纸 沾染颜色

被污 秽字眼吞噬

玫瑰该怎么迎接枯萎消逝

一副一副卸下过度武装的刺

戴上装扮 披上掩饰

吸引诱惑你的手指

黑夜来临前我只能活一次

舔拭那些伤口短暂的诚实

让你拥抱 任你凝视

你却忘了玫瑰带刺

满身的刺

我还有一丝存活意志

我厌恶所有的天使

选择在地狱生长

怎么会害怕死

手指一旦碰上了刺

鲜血就没办法抑止

像张白纸 沾染颜色

被污 秽字眼吞噬

玫瑰该怎么迎接枯萎消逝

一副一副卸下过度武装的刺

戴上装扮 披上掩饰

吸引诱惑你的手指

黑夜来临前我只能活一次

舔拭那些伤口短暂的诚实

让你拥抱 任你凝视

你却忘了玫瑰带刺

满身的刺

那么讽刺

玫瑰该怎么迎接枯萎消逝

一步一步走向已经预知的死

那么疯狂 那么无知

还是不顾一切奔驰

黑夜来临前就活这么一次

凋零干竭残忍的像一首诗

忘了绽放 忘了偏执

却不能忘了我带刺

满身的刺

那么讽刺

那么讽刺

我应该结束

又或者继续

继续忽视你喊不出我的名字

冷静且诚实面对 自己

找寻追求的真正 意义

不停留消磨彼此 光阴

我们该如何前进

我们有太多太多 回忆

想忘记却又很难 忘记

看着你渐渐离去 背影

只能把烟再燃起

我懂你想离开的执意

但是我太重不能飞行

所以被强迫留在大地

只能遥望蔚蓝的天际

如果不能够活的恣意

血液中流的只是拘谨

我们就持续压迫彼此直到

不再心跳不再呼吸

我们有太多太多 回忆

想忘记却又很难 忘记

看着你渐渐离去 背影

只能把烟再燃起

我懂你想离开的执意

但是我太重不能飞行

所以被强迫留在大地

只能遥望蔚蓝的天际

如果不能够活的恣意

血液中流的只是拘谨

我们就持续压迫彼此直到

不再心跳不再呼吸

青春已不够让我游戏

伤痕已经不能再累积

能做的只是提醒自己

我想我还算活的恣意

如果不能够活的恣意

血液中流得只是拘谨

我们就持续压迫彼此直到

不再心跳不再呼吸

冷静且诚实面对 自己

找寻追求的真正 意义

不停留消磨彼此 光阴

我们该如何前进

强势忽略 所有意见

高调剽窃 更别提知难而退

一旦无力挽回

就把所有责任往外推

翘起双腿 废话连篇

自私自顾自以为

能用你的无知让我崩溃

你脑子有洞 懒得听你说

言不由衷

你脑子有洞 不如全掏空

别想用你的平庸无能控制我

讨好恭维 特别爱现

不容反对 只听相同的意见

极尽谄媚的脸

让人觉得恶心又伤胃

低级表演 手法拙劣

自溺自顾自以为

能用你的缺乏把我摧毁

你脑子有洞 停止再捕捉

空穴来风

你脑子有洞 不必揣测我

别想用你的迷你智商左右我

你脑子有洞 懒得听你说

言不由衷

你脑子有洞 不如就放空

你脑子有洞 停止再捕捉

空穴来风

你脑子有洞 我绝不软弱

任凭操控拜托我不是个孬种

有时候觉得无力的时候

当作看不透

不是不在意 只是我自己

偶尔懦弱

软弱的念头不过一刹那

却没办法逃脱

把过去的错过 和现在的寂寞

全抛空

强迫我自己 那憔悴的轮廓

笑 笑不出来 也没那么坏

那丝丝忧愁

只是那一刻 对黑夜猜不透 而已

放开我自己 是对你的解脱

悬崖边没有真爱 撕裂的虚伪

溢出的眼泪

我唯有把梦给敲破

留下我回忆去堕落

有时候觉得无力的时候

当作看不透

把过去的错过 和现在的寂寞

全抛空

全抛空

强迫我自己 那憔悴的轮廓

笑 笑不出来 也没那么坏

那丝丝忧愁

只是那一刻 对黑夜猜不透 而已

放开我自己 是对你的解脱

悬崖边没有真爱 撕裂的虚伪

溢出的眼泪

我唯有把梦给敲破

留下我回忆去堕落

夜 不再属于我 谁会在乎我

夜 到处释放着 寂寞

强迫我自己 那憔悴的轮廓

笑 笑不出来 也没那么坏

那丝丝忧愁

只是那一刻 对黑夜猜不透

放开我自己 是对你的解脱

悬崖边没有真爱

I'm throwing my heart

I'm burning my soul

And yet I don't know what insane

Or who I remain anymore

把梦给敲破

留下我回忆去堕落

走着走着

哭着想着

你说我是你的我却急着否认

躺着躺着

醒着睡着

你在我右边翻身

我却只在意床单的平整

你的手和你的触碰

我已无法再忍受

你眼中装满失落

我却挤不出一点点哀愁

看着你 像只公狗

深怕别人不知你拥有我

这种方式的占有

让我作呕

我的心 仍旧在跳动

但笑容没办法持久

阳光挥霍的撒落

我的目光已吝啬停留

走着走着

哭着想着

你说我是你的我却急着否认

躺着躺着

醒着睡着

你在我右边翻身

我却只在意床单的平整

你的手和你的触碰

我已无法再忍受

你眼中装满失落

我却挤不出一点点哀愁

看着你 像只公狗

深怕别人不知你拥有我

这种方式的占有

让我作呕

我的心 仍旧在跳动

但笑容没办法持久

阳光挥霍的撒落

我的目光已吝啬停留

看着你 像只公狗

深怕别人不知你拥有我

这种方式的占有

让我作呕

我的心 仍旧在跳动

但笑容没办法持久

阳光挥霍的撒落

我的目光已吝啬停留

绕着你飞

你抓着一条线

决定我距离你的范围

你要我远 就远

不能 反对

分割时间

生活让你支配

一周七天我活在周间

交接瞬间 再见

我们的生活从没交叠

我会闭嘴

不要想念

只要不被发现就没有谁错谁对

周旋在你们之间

我也无所谓

从我视角看去一切还是很美

我会闭嘴

不要想念

收起贪婪忘记自己幼稚的可悲

周旋在你们之间

我也无所谓

周间我任性妄为

周末忘了你是谁

再见

分割时间

生活让你支配

一周七天我活在周间

交接瞬间 再见

我们的生活从没交叠

我会闭嘴

不要想念

只要不被发现就没有谁错谁对

周旋在你们之间

我也无所谓

从我视角看去一切还是很美

我会闭嘴

不要想念

收起贪婪忘记自己幼稚的可悲

周旋在你们之间

我也无所谓

周间我任性妄为

周末忘了你是谁

再见

我会闭嘴

不要想念

回归单身对我们的交集哑口无言

周旋在你们之间

我也无所谓

因为无法拒绝

我会闭嘴

不要想念

平衡原点不往前进也不向后退

周旋在你们之间

我也无所谓

周间我任性妄为

周末忘了你是谁

再见

人物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