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安正斌超市有限公司娱乐巴奈
巴奈
2022-09-26

巴奈个人资料

巴奈,卑南族与阿美族的混血儿,台湾角头音乐旗下的流浪女歌手,同时也是宝岛最优秀的唱作人之一。巴奈(Panai),在阿美族语中代表"稻穗",汉名柯美黛。父亲卑南族、母亲阿美族。 阿美族的神话故事里,巴奈是一个非常美丽却红颜薄命的女子,以她为主人公的传说正如能倾国倾城引发十年大战的海伦。

巴奈人物经历

在巴奈的歌声里,展露了一种人类共通情感中的寂寞与悲情,她的音乐,简单、坦率而真实,像一把利

刃,俐落干脆地切进复杂纠结的情绪肌理。

听巴奈现场的人都说会内伤,有时就干脆直接承认:害怕听她那些真实而坦白的旋律。

巴奈说父母亲很早就分居了,在原住民部落很多是这样,就是人家讲的"妈妈跑掉了"。爸爸忙着工作赚钱,我从小唱歌给自己听,让我跟自己玩耍,自己陪自己长大。

读台东女中时很单纯,什么都不懂,失恋就很伤心,决定要离开这一切去流浪。带个包包,跟朋友借一把吉他,流浪到高雄!在高雄民歌餐厅唱歌。在高雄唱一次是二百五十块,一礼拜十班的话,一个月收入一万出头,很穷,但饿不死,又可以唱歌。一直以来,唱歌这件事,让我平衡了生活的不顺,可以把日子过下去。冈山、台中、鹿港、台北、宜兰、台东,唱倒很多店。

1995年十一月进"原舞者"。当时我的歌星梦还很清楚,但放着不管,直到歌星梦睡着了,就想应该到"原舞者"好好学习,学原住民歌舞。"原舞者"有很多田野采集、文献资料、部落老人家的歌声、音乐、书,磨炼自己,一遍又一遍,了解歌词和意义,早上十点到晚上六点,每天做这些事就很愉快。

巴奈歌唱特点

巴奈的中性特质,不仅在于嗓音,还有她的思考模式与说话方式,难得看见她表现女人娇态,偶尔,会露一种"母狮的温柔",威严但慵懒,搔搔一头浓密的黑发,抬抬眉毛,对你的话不表同意时会撇撇嘴,与人交谈时,经常听见她朗声大笑、或者皱着眉,显现一种孩子似的好奇或狐疑;唱歌时,那一张线条分明的面孔几乎是她的歌声之外,最引人注意的一道风景,她一双浓眉的纠结与舒张,反映着曲子里的情绪起伏,在一收一放之间,让人窥见她平时不轻易释出的情绪。

在她的中性歌声中,听到一种台湾原住民成长的心酸和坎坷,但又具有普遍性的感染力,具阿美族与卑南族血统的巴奈曾说:"许多人认为阿美族歌谣大部分是快乐的,甚至有人觉得原住民的歌都是乐观开朗的,但又有多人知道原住民在快乐歌唱外,如何面对现实生活的残酷,与心中的无奈及悲凄?

巴奈听她现场的人都说会内伤,有时就干脆直接承认;害怕听她那些真实而坦白的旋律。当一种纯度百分百的诚实质素,在眼前乍然展现时,会让久经尘俗熏染的人无法逼视。简单、坦率、像把利刃,利落地切进复杂纠结的情绪肌理。

专辑曲目

1泥娃娃

2不要不要讨好

3巴奈流浪记

4浮沉

5捆绑

6大武山美丽的妈妈

7过日子

8失去你

9天堂

10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11怎会会这样

12每一天

专集介绍

这是巴奈至今最好的一张专辑,也是我们真正了解巴奈的绝佳机会;就请穿著流浪的雨鞋,让巴奈带你共同构筑一幅音乐流浪地图。

台湾著名音乐制作人郑捷任让编曲和录音烘托巴奈的作品,民谣的基调下,又赋予每首完整的音乐风景,有时像是场电影,有时让Pub Live的气氛忠实呈现。不追求音效的甜美,而忠于歌的精神,像《天堂》,你可能以为他录得糟透了,但当你懂得了这首歌质疑、控诉的味道,会觉得这是对的。同时节制着专辑中的情绪,不沦为滥情,像《过日子》副歌变成爵士风轻松逍遥,让听者不致于溺在伤怀的苦团中。

像《巴奈流浪记》,亦如一出电影,寥寥公路上孤单地走着她,车水马龙匆匆而过,眼泪离开了身体,自然会变得坚强,一路走去,崎岖坎坷却也潇潇洒洒。每一个背井离乡的朋友,难免会孤单寂寞,听这首歌,一切都会变成彩色,告别悲伤。

巴奈曾经签约滚石6年,最终也没发片。后来在角头音乐用超漫长的制作周期录制了这张专辑,从头到尾就只有这一张,但就这一张,是分最高的一张台湾女性创作人的专辑。十二首歌首首经典,平实朴素饱含历练和沧桑。整张专辑风格非常之统一,制作成本不高但是制作人的用心和品质一览无遗。

《泥娃娃Ni Wa-Wa》

照着房间的镜子喃喃自语。"这是我吗?"看着自己疲惫迷惑的脸,常令我更加迷惑。有时把额头贴在冰凉的镜子上,企图以眼睛绝对贴近的方式努力瞧清楚自己,却仍然看不见灵魂的原貌。回想小女孩的时代,照镜子总希望自己快快长大,想象镜子是条时光隧道,穿过镜子就能看到未来女人的美丽身影。变成女人之后,却反过来希望能看到以前的小女孩。然而,小女孩就像消失的泥娃娃,镜中看不见她快乐无忧的面容,只看见一摊悲伤的泥沙。对着房间的镜子照着照着,忍不住唱起小女孩时代爱哼的儿歌,也忍不住在曲终加唱一句:"泥娃娃,泥娃娃,别被眼泪融化……"

《不要讨好Me Myself》

你说你喜欢我的歌声和音乐。你是真的喜欢吗?你是彻头彻尾的喜欢,还是过路般的喜欢?不要问我这两者有什么差别。会问这样的问题,就表示你根本不够喜欢。所以我不愿用音乐来讨好你,生活中委屈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我不要连唱歌这件事都变得这么委屈。我唱歌,只为了我自己。可是,我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坚持。每个人都要靠Money生活,我得靠我的歌声和音乐赚钱,在现实里,理想比梦遥远很多倍。可是,我真的不想变得那么俗气。不用等到睡觉的作梦时刻,我就能清楚听见心底呐喊……

《巴奈流浪记Wandering》

流浪成习惯,在家乡与城市之间,在城市与城市之间。可是在成为习惯之前,总会边走边掉眼泪,虽然外表倔强的我并不想。我以为学会城市的虚假是容易的,就像我曾经以为告别家乡是容易的,以为忍住眼泪是容易的,以为看穿谎言是容易的。若我一直唱着流浪者之歌,能不能找到你,我的爱人?

《浮沉Floating,Sinking》

并非一开始流浪就知道乡愁是怎么回事,甚至一开始会为来自那样的家乡而自卑,不想去提我来自哪里,不想勾起与家乡有关的回忆,深怕你们因此看穿我的不安。后来才体会,乡愁是一种信仰。在茫茫人海里浮沉,没有乡愁,也就失去靠岸的信仰。

《捆绑Tied Up in Knots》

关上房门,关上灯,任自己被黑暗捆绑起来。讨厌跟不安和恐惧做室友,却怎么赶也赶他们不走。因为人再怎么厉害,也无法把房间的空气赶跑的。《大武山美丽的妈妈My Beautiful Mother Da-Wu Mountain》是梦吗?流浪的我竟然回到了山谷,被山谷美丽的歌声围绕着。妈妈,妈妈,美丽的妈妈。妈妈是太平洋,妈妈是大武山,妈妈是跳不完的舞,妈妈是唱不完的歌。"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为了山谷里的大跳舞,我一定会用力跳舞牵着你的手!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为了山谷里的大合唱,我一定会大声唱歌再也不走了……"我看见梦里的自己泪眼模煳。妈妈是一句梦话。

《过日子Sometimes》

生活像呼吸一样容易。生活像一直闭住呼吸一样困难。不管了,我想耍赖。《失去你Gone is Gone》爱情是一道解不开的方程式,失去你是定律的等号。悲伤是用加的,眼泪是用减的,孤单是用乘的,心碎是用除的。

《天堂Heaven》

人为什么喜欢荒唐?为什么习惯说谎?为什么向往耍流氓?因为这些时刻,人的世界会比较接近天堂。虽然在这些时刻之后,常会回到沮丧的地狱,但轮回本来就是人间的运作模式,不是吗?《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Do You Know Who You Are》你跟我一样害怕这个问号,很多人都一样害怕。你也想要一个答案吗?会不会没有人能回答?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自问自答,答不出来的人活该。找到答案是困难的,坚持答案是幸福的。

《怎会这样Why》

爱情是为了谁?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因为我是原住民,就不被祝福的爱情。原住民!原住民。原住民?原住民,原住民……爱情究竟是为了谁?为了谁?

《每一天Every Day's Dream》

走出房间,为了和你擦肩,在每一天。我知道复杂的训练迷失了最初的心愿,复杂的防卫占据了人和人之间。所以让我们坐下来一起喝咖啡,或者一起喝酒,让我们放轻松一点、单纯一点,误解再少一点、慢走一点。让我们用纯洁的双眼好好感觉彼此,看看生活会不会更自由一点,更安心一点……

传记资料

专辑名称:勇士与稻穗歌手姓名:陈建年&巴奈唱片公司:星外星

发行日期:2007年10月09日

专辑语言:国语专辑1CD

01.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巴奈

02.南王系之歌 - 巴奈

03.捆绑 - 巴奈

04.Talking - 巴奈

05.怎么会这样 - 巴奈

06.白米酒 - 巴奈

07.大武山美丽的妈妈 - 巴奈

08.兰屿之恋 -陈建年

09.Talking -陈建年

10.朋友你好吗? -陈建年

11.Talking -陈建年

12.MuMu的Blue -陈建年

13.雨与你 -陈建年

14.轻松快乐的歌-陈建年

15.Ho-yi-na-lu-wan -陈建年

16.太巴塱民谣 - 陈建年&巴奈

有观点的聆听,美丽星民谣:用质朴的歌声苏醒心灵,用干净的音乐刷洗世界。浮躁年代流行音乐最缺失的声音齐聚一堂。

一场原住民音乐创作的盛宴,荟萃原住民音乐现场演出的经典代表作:海洋之子VS悲情女王 感受现场强烈的音乐反差产生的惊奇效应。

"台湾金曲奖最佳男演唱者"--陈建年、"中国时报年度十大专辑"得主--巴奈领衔十余名原住民创作歌手及乐手共同演出二十余首民谣创作、原住民传统歌谣,演出内容丰盛精彩!

不插电演唱会的形式,回归音乐本声,简单、真切、感人、聆听追击心坎的天籁之音!

"勇士"象征着活跃的生命力以及乐观(建年),"稻穗"象征孕育生命的基本元素(巴奈)。一个台湾最自然的声音,一个台湾最有重量的声音,男性与女性,阳光与阴郁,开怀与无奈,海洋之子与悲情女王,真实感受现场强烈的音乐反差产生的惊奇效应!

台湾最俗艳、最煽情、将语言逻辑彻底摧毁的摇滚拿卡西乐团。"夹子"的演出,让人感到它的思考性与余韵高于只是纯玩音乐,也很难脱出当代艺术文义的范畴,特别是台湾的文化氛围里,等待这种生猛有力已经很久了。

"对于一个天生的歌者-音乐人而言,面对面的现场交流才真正是偏爱其灵魂神髓的所在,那差别就像你永远无法于画册/赝品里,比拟出站在卢浮宫梵高作品前的深刻与激动,而巴奈与建年,都是属于非看现场不可的珍贵'真迹'。"--叶云平

"勇士与稻穗",陈建年与巴奈的现场演唱会,场内挂头阵的巴奈与"巴三一大乐团"在台上淡黄色灯光形成的光晕里,静静奏出一股醇煦而坚定的音乐力量;而场外则是台风外围逼近、细雨绵绵纷飞的忙乱人心。

鲜少举行音乐演唱活动的时报广场,在舞台上大多为原音乐器 ──两把空心吉他、贝斯、鼓、Conga,以及郑捷任不时吹波助兴的口风琴(纪晓君在后段也上来吹奏笛子)和素净布景的极简朴配置下,竟意外给予人一种置身MTVUnplugged般的精致与亲近;四百多人的座位中时时传出"亲友团"为巴奈、建年打气加油的鼓舞暖意,而略显羞涩的二人则分别回报以比唱片录音更能够迫击心坎的天籁之声。

先前曾经和巴奈打趣地说:"你其实是和女儿一起在台上'二重唱'呢!"巴奈唱歌的时候,肚子里的小朋友其实接近要出生了,担心动了胎气而刻意放轻了力量的歌声,缓缓流泻出平日难得一闻的阴柔气味,"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曲末原应贲张昂扬的呼喊:"为自己想一想!",此刻却由之成了一缕凄凄切切的幽淡轻烟,随着电吉他的拨弹盘旋飘逝。尽管曲目里一首首依旧充满颠沛人生的低调与伤痛,但包裹在即为人母的温柔宽容之下,一切似乎也显得泰然了。

建年上场的时候,舞台布幕转换为一整片广阔伸展的天蓝,随波扑打的海潮声牵引着明亮吉他、阵阵袭游上所有听众的心岸,没有歌词,只是几句简单的吟唱,画面便随即带到了台东湛朗澄澈的海岸边上,和风拂面,心旷神怡。建年说为了表现东海岸的美,所以吹奏着自制的排笛,彷佛伸手便可以碰触嗅觉到排笛糙面上的清新似地;和巴奈的沉郁不同,建年的音乐一向沁脾凉心。原来New Age不全然是粉饰伪善的。

当"MuMu的BLUE"的木吉他音阶响起时,我着实吓了一大跳:好正的蓝调!建年的手指灵活地在琴弦上来回扣拨,神情和声音活像个头戴圆顶呢边帽、眼挂墨镜的密西西比河三角洲蓝调大师般,泥土味十足;美国南方的黑人与台湾的原住民霎时间融合为并无二致的自然原形,一同即兴快意地在歌曲里加入日常生活琐事,洒脱地与乐手合音彼此呼答应和,真挚蓝调的原汁原味尽现于此。

影响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