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安正斌超市有限公司影视专访鲍鲸鲸:上影节拿五个奖是啥心情?忘了!
专访鲍鲸鲸:上影节拿五个奖是啥心情?忘了!
2022-09-08

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王冉鲍鲸鲸夫妇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小影) 初见王冉鲍鲸鲸夫妇,一如《

闪光少女》给人的感觉:轻松欢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正如鲍鲸鲸在采访中提到的,“大家都太苦大仇深了,我可不希望自己的片子变成这样。”

虽然没有重量级明星,和《悟空传》、《绣春刀2》等同档期的暑期档大片相比有着先天的劣势,但鲍鲸鲸并不担心,她觉得“不用去争第一第二,别人觉得不寒碜就可以了。”王冉也在一旁补充:“我们家的小孩平平安安最重要。”

对于票房不做过多期待,对于刚拿的奖,鲍鲸鲸也是忘得一干二净。在刚刚结束的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闪光少女》拿下传媒关注单元五项大奖成为大赢家,但鲍鲸鲸谈及自己拿奖的心情时却表示自己其实都忘得差不多了,不太记得当时的情况。

影片能取得如此的成功,归根结底还是要归功于夫妻档的无间合作,但据鲍鲸鲸透露,两人干活时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因为工作就是工作,自己也不会去干涉王冉拍摄上的事情,自己的工作就是写剧本,因为并不会产生意见不一的时刻。

创作风格:写剧本时有爽到,写完END就不管了

凤凰网娱乐:首先请问鲍鲸鲸老师,你是怎么想出这么样一个脑洞大开的故事?

鲍鲸鲸:我学过十年的扬琴。从很小开始,所以就想写这样的故事。

凤凰网娱乐:里面还融入了很多二次元的东西。

王冉:从小就开始玩动漫什么的。

鲍鲸鲸:那时候还不叫二次元,叫动漫,有自己专属的名字。

凤凰网娱乐:想请问导演,把这个风格如此强烈的故事影像化是不是会有些难度?

王冉:没有,因为我跟二次元也算有不少年的认识了。我弟弟90后,他们常去漫展,07年、08年到现在,都很多年了,帮他们拍拍照什么的。所以剧本里边讲的那些漫展情节都会有,只是有一些情绪上的偏差。编剧老师写完一场戏我就会来读一场,口气有什么不一样的她就会来片场指导,这样更好。

凤凰网娱乐:鲍老师你觉得自己想像中的概念最后有多少被呈现出来了?

鲍鲸鲸:一样。我写故事从来不给自己增加难度,很少在自己脑海里呈现的。我写这个故事的过程已经爽到了,写完就结束了,真的是打完END这三个字母我就不想这事了。等到导演拍完剪完给我看的时候,我觉得很惊喜,因为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中间离写完剧本隔了得有一年多了吧。

凤凰网娱乐:电影现在呈现出来的效果是很燃的,那二位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没有想传达一些讯息给观众呢?

鲍鲸鲸:我写的时候没有想传达什么讯息,自己爽到就好,其它的爱谁谁。如果有人碰巧跟我一样被爽到了,那我们就隔着屏幕大家一起击个掌。

我学了十年扬琴,有很多师弟师妹,就业环境也不太好。我希望电影上映后,别人问他什么专业的,他说扬琴,《闪光少女》里的那个扬琴,实现一点点的话我就觉得很开心。

王冉:制作时需要给自己一个主题,让各个部门帮让你作选择,导演这个怎么样,那个怎么样。我心里边有一句话告诉自己,做这个的主题是少年们追逐梦想、心无旁鹜、一往无前的感觉。所以表演上多一点少一点,或者是场景美术怎么样,只要不跑出这个核心就是ok的。

夫妻强档:合作起来没啥区别,工作就是工作

凤凰网娱乐:作为夫妻档,您二位当时是如何想到一起来合作这部电影的?

鲍鲸鲸:他是我知道导演里面唯一在玩二次元的,所以剧本他能看得懂,因为剧本和最后成片不一样,都是靠文字理解的。如果我把这个剧本给到别的导演,他们可能都看不懂,心想什么玩意,太弱智了吧。所以并不是因为我们是夫妻,而是我知道他有电影功底,我俩都是电影学院毕业的。

凤凰网娱乐:夫妻档一起拍电影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

鲍鲸鲸:我自己是摩羯座,工作就是工作,所以我觉得和我跟别人一起干活没有特别大的区别,要说有区别也就是每次采访的时候放松一点吧,导演跟我还挺熟的(笑)。

王冉:我是巨蟹座比较感性,觉得把我的故事拍出来还是挺开心的。

鲍鲸鲸:星座之间的差别。

凤凰网娱乐:如果在片场你们意见不一致的话……

王冉:怎么可能,这种意见早在完成剧本创作之后就已经统一了。我完全认可这个剧本,就是好,没有别的。

鲍鲸鲸:对,我没有去现场,所以不太存在这回事。我也是完全认可导演的能力,所以才把剧本交给他,交给他之后我的工作就结束了。我自己个人绝对不会在现场做任何干涉,除了导演任何人我都不会干涉,我的工作是写剧本。

台前幕后:无法想象剧本如何看哭江老板

凤凰网娱乐:像几位主角大都是新人,没有什么拍电影的经验,怎么会选择他们呢?

王冉:首先鲍鲸鲸写的这个剧本年轻,只要形象ok、年龄ok,态度好就行。彭昱畅是我们非常看好的小朋友,他是很温和的一个人,凶起来也可以变成小狼狗,非常好。

凤凰网娱乐:现在有很多人说徐璐的表演在近几年来的国产小妞电影中处于巅峰。

王冉:徐璐的演技我确实是认可的,但是国产小妞电影的巅峰,这几个字是不是也可以用在鲍鲸鲸老师的剧作上(笑)。

凤凰网娱乐:片中最大的彩蛋是陈奕迅,这让大家都很惊喜,当时是怎么想到这个点子的?

鲍鲸鲸:这是公司安排的。

凤凰网娱乐:那他老干部的造型是谁想出来的?

王冉:我们的造型老师做的,他很棒,把他塑造成这样的形象,造型老师很厉害。

凤凰网娱乐:江志强江老板是如何参与到这个故事中来的呢?

鲍鲸鲸:2012年的时候,我们和江志强老板见过一次。他想叫我做一个东西,问我愿不愿意去做,我听过之后,觉得自己可能能力不够。我说老板,我最近也在写一部故事,你要不要投?老板听完之后也不是很想投,他特别忙就撤了。出门的时候,他说鲸鲸你刚跟我讲的那个故事一定会卖,但它不够新,你这么年轻,为什么不去做一点新东西?哪怕错了,也还有机会从头再来。我觉得特别有道理,回去就没再写会卖,但是不新的故事了。

后来就开始出去玩,干脆没有再写故事了,一直到这个(《闪光少女》)写完,周围人都不看好,觉得肯定赚不了钱,因为我们没法用成熟的演员,肯定得用新人,才能演出十几岁的感觉。所以我们也都没向周围朋友去打听,知道人家肯定不投,当时我都打算自己投了。后来我说咱们去问问江老板,他不是一直想让我写个新的嘛,这个挺新的吧。他说鲸鲸,让我们一起把这个故事拍出来吧。

凤凰网娱乐:江老板很喜欢这个故事吧?他自己说看剧本都看哭了。

鲍鲸鲸:我还是无法想象这个画面,老板第一次跟我说这事的时候是在台上,他说别的剧本都看两个小时,只有我的剧本看了一个小时,这说明什么?说明我的剧本足够短,可能比较好拍,一高兴就哭了。

凤凰网娱乐:想请问一下,梁翘柏老师对电影起到了哪些帮助?

鲍鲸鲸:加了一万多分吧。

王冉:他把编曲做潮了一些,潮流的潮。你听着是同一首乐曲,比如说《权御天下》,但是乐器方面,扬琴是有一段,它可以在上面出现或者在下面铺底,变成一个低音贝斯,像乐队里贝斯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厉害。

人生态度:观众都苦大愁深,不希望自己的电影拍成这样

凤凰网娱乐:《闪光少女》在上影节一共拿了五个奖,拿奖之后心情如何?

王冉:开心。

鲍鲸鲸:惊讶。拿奖是上个月的事吧?其实忘得差不多了,不记得当时的情况了。肯定是高兴。

王冉:现在就记得有个奖杯在家。

凤凰网娱乐:《等风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新的作品,是给自己放了假吗?

鲍鲸鲸:人生怎么能只是工作,那段时间我去了南极,后来我俩一起去了北极,又在亚马逊的热带雨林里面待了一个月。

王冉:还有玻利维亚的天空之镜,还被邀请去联合国参观啥,到北欧看极光。

鲍鲸鲸:大家都太苦大愁深了,我可不希望自己的片子拍成这样,我们是个非常年轻的团队,大家都是年轻人,所有主创都是为了电影在拼的,当然也担心票房了。到目前为止,我们觉得自己干得活既轻松又快乐,也希望大家开心,就这样,可千万别写出什么我花了几年磨一个剧本。

王冉:这个剧本写了一个星期,就是去年。

鲍鲸鲸:也太惨了,一稿,一稿写了一星期。这个玩意儿,你让我写多长时间?就是个青春电影,本身就很轻松。

凤凰网娱乐:同档期有《悟空传》、《绣春刀2》这样的强敌,票房上会担心吗?

鲍鲸鲸:我们努力做了自己不是吗?不用去争第一、第二什么的,放在那,别人觉得行,不寒颤,就可以了。

王冉:我们家的小孩平平安安最重要,不用比谁强。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